娱乐平台
我们一直在努力

2018年最后一部短片,看哭无数人:那些黑暗的日子,你是怎么度过的?

 

人生最绝望的瞬间,发生在什么时候?

 

“在她查出这个病的时候。”

 

这悲痛的一幕,就发生在纪录片《微爱之光》中。

 

 

他们来自天南地北,却因为同一场宿命聚在一起,一次次与命运抗争,面临绝望、崩溃的瞬间,又一次次擦干眼泪、艰难的站起来。

 

看完他们的经历,或许,你会改变一些,对这个世界的看法。

 

 

雷丹第一次看到老公的时候,还是高中毕业后的聚会。

 

 

“这个女孩儿很清澈,像泉水一样。”

 

老公一眼相中了她。两人谈恋爱,谈了半年,他喊雷丹出来吃饭,雷丹死活不出来。

 

“那时候很矜持。”

 

多年后,谈起当时的场景,雷丹哈哈大笑着解释原因。

 

这时候,她因为白血病剃了光头。老公让她张开嘴,熟练地将药喷上。

 

 

刚确诊的时候,对这个病,老公还一无所知。现在,基本上能算是小半个专家了。

 

每天消毒、送饭、提醒老婆喝水、吃水果、喝药、冰敷、记录老婆各项身体数据……白血病,不仅没拉开有情人的距离,反而让他们变得更亲密。

 

 

从冰箱里拿出的酸奶,他用手温给她捂了好久,热了才给她;

 


进仓(进入无菌封闭环境)治疗时,他鼓励她,放宽心,咱们以后的路非常非常长,这个事情对咱们来说不算什么,我等你回来。

 

但雷丹进去后,他却因为紧张,额头都出了汗。

说不担心是假的,关心让人无师自通地说出谎言。

 

整个纪录片让我最紧张的部分就是雷丹在仓内用视频记录病情,因为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。

 

“入仓第一天,治疗,忙碌,雷丹,加油”;

 

 

“入仓第三天,禁食,有点饿,雷丹,加油”;

 

 

“入仓,忘记多少天,以后要对家人更好一些,雷丹,你要继续加油”;

 

 

老公则想尽办法,和她联系,给她打气;

 

 

和她视频,手指忍不住去摸她瘦了很多的脸。

 

实际上,剃光头的雷丹,被病痛折磨,形销骨立,实在不算好看,但他看妻子眼神的温柔却丝毫未变。

 

当他对雷丹说自己做的不够好,雷丹安慰他说:你已经做的很好了,你是最佳老公奖的时候,不知道怎么地,我的眼泪一瞬间就滑了下来。

 

 

有人问他为什么会这么坚强?

 

他说这么多年都坚持过来了,他唯一的信念就是不可能把妻子抛下。

 

雷丹无数次和死神较量,一次次渡过最艰难时刻后,最后终于安全度过排异期,可以回家进行下一步治疗。

 

她还有一个女儿,因为她容易受到感染,已经有两年没有抱过孩子了。

 

许久未见妈妈的女儿,特意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朝妈妈扑来。

 

但雷丹不得已关上门,隔开女儿。

 

女儿不解,回头去扯奶奶,不断地软软的小奶音喊:“门,门,妈妈门,妈妈门…..”

 

女儿想要妈妈开门,想要奶奶帮忙,小小的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。

 

其实她并不知道,门内的妈妈,早已泪如雨下。

 

一个妈妈最痛心的事情莫过于看到自己的女儿呼喊妈妈扑过来,最后自己却不得不拒绝她吧?

 

在旁白中雷丹说了一段,痛彻心扉。

 

“我希望我的女儿长大之后,忘了这一段时光。”

 

治疗白血病花了差不多2年的时间,即使出院还要几年的时间用来康复,她在孩子的生活中已经迟到了好几年。

 

雷丹老公说:等她康复后,一家人要开开心心的出去玩,每年一次,以弥补从前没有出去的遗憾……

 

有时候,人生可以重来,还可以弥补;而有的时候,一次即永恒,遗憾如梅花落满余生。

 

 

他叫于子凯,读书的时候脖子周围起了一层淋巴。

 

父母带去一查,白血病。

 

 

面对父母,于子凯很阳光,但私下里,于子凯的同学却偷偷对于妈说,于子凯在花坛边上哭。

 

住院后,于子凯的情况渐渐坏了起来。

 

最艰难的时候,4天下了7次病危通知,说他有随时离开的可能。

 

为了凑钱治病,他们卖了房子,向亲戚朋友们借钱,就连于子凯初中、高中的同学也都纷纷捐款。

 

 

醒过来的于子凯,得知这一切后,痛哭:“妈,我不治了,卖了房子,住哪儿啊?”

 

妈妈说于子凯傻,人重要还是房子重要?

 

似乎这个问题无解,因为在母子俩的心中,爱的天平都向对方倾斜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

 

生病前,于子凯很烦妈妈唠叨,但病中,让他开始理解母亲。

 

母亲节,他送给妈妈一束花,上面写着“如果有轮回,让我做一回你的妈妈吧,让我尽情的爱你、疼你。”

 

 

17年跨年,他对妈妈说:“妈妈你让我跟你跨年,如果明年咱俩还能这样的话,估计我能再陪你很多年。”

 

妈妈说,那你再陪我六十年吧。

 

于子凯回道,那你就像个乌龟了。说完,母子俩哈哈大笑,笑着笑着就哭了。

 

“如果不能,妈妈你不要难过,记住这一刻就行了。”

 

18年,于子凯通过化疗、干细胞移植、排异等等考验,他终于熬了过来,他牵着妈妈的手,说:“朋友,我又能陪你60年了。”

 

 

一场重病,让一个孩子从一瞬间变成了一个大人,懂得了体谅大人世界的艰辛和不易,这是他人生的一次涅槃重生。

 

 

其实,像雷丹和于子凯这样的白血病群体,在我们国家有好几百万,他们来自千千万万个家庭。

 

但比白血病更可怕的是天价的治疗费用。

 

今年的大火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说的就是白血病,而它的台词更是扎心——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,那就是穷病。

 

没人愿意死去,其实都想活着,可是没有钱,连活着也变成了奢望。

 

白血病平均治疗费用需要10—80万,造血干细胞移植,则需要69万,这昂贵的费用,让许多普通家庭一下子崩溃。

 

有一位妈妈,为了给孩子治病,去卖房子,本想卖25—30万,因为急需钱,只卖了18万,治疗费用还差很多;

 

还有一位患病的孩子说,有个同学也患了一样的白血病,但他父母直接放弃治疗了,不知道现在还不在不在……

 

亲人患病后,他们每天睁眼第一个念头就是,还能去哪里筹点钱,还能跟谁去借钱,就连卖血卖肾的主意都想过了…….

 

 

还有,稀缺的血小板、骨髓、血液……有时候,用钱也买不到。

 

今天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呢?

 

就是想要告诉大家,有那么一个群体,他们光是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,但他们依然在为这命运顽强做着斗争。

 

而由赵薇和陈砺志联合发起“ V爱白血病专项基金” 从14年到18年已经连续4年一直在帮助白血病患者。

 

他们募捐了5551万元,发动捐款参与人数超过114万,资助白血病患者138例。

 


6岁的她,是第15例受捐者,如今笑容甜美,健康成长;

 

 

20岁的她,是第38个受捐者,重返校园,考取教师资格证,准备毕业后,当一名知识传播者;

 

 

40岁的他,是第53例受捐者,成功手术后,重归职场,撑起整个人家;

 


这份名单还很长很长……

 

 

最让我感动的是,这些被帮助的家庭,他们也学会了爱,也在用自己的力量帮助别人。

 

比如说于子凯,他把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稿费捐给了别的白血病人,帮助小病友补习功课。

 

 

比如说雷丹的丈夫寇少卿,他私下为别的白血病人捐献血小板3次。

 

 

吴玉松的父亲说,若儿子能长大,赚到钱,多去帮助别人;

 

他们曾陪着亲人战斗在抗击病魔的第一线,曾在绝望的深渊中狼狈挣扎,但熬过艰难之后,想的却是,将那些帮助过自己的爱心,再次传播下去。

 

我们相信,每一份爱,都是一点微光,微光会吸引微光,力量会凝聚力量。

 

而每一份力量,每一点微光,都会点亮生的希望,都会带人走出疾病重压的绝望。

 

最后,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看到这一部记录片,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关注到白血病这个群体,他们来自于千千万万个家庭,他们受尽煎熬,但他们依然在传递温暖的爱。

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:思想聚焦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来源:网络整理如有清泉请联系我们和记娱乐_最大的咨询_娱乐信息 » 2018年最后一部短片,看哭无数人:那些黑暗的日子,你是怎么度过的?
分享到: 更多 (0)

和记娱乐更专业 更方便

联系我们:731780888联系我们:731780888